小芙

目前主食轟受,小英雄蹲坑中

❴爆轟❵ Beautiful life

★除人物性格外其餘皆為架空設定
★這個世界沒有個性,所有人皆為普通人
★微量OOC

* * *

“做檢查時一定要邊注意他的感受,邊問哪裡不舒服”

“雖然他不怕苦,但最好還是在服完藥後給他一些糖會比較好喔!”

“他比較喜歡安靜的氛圍,所以和他相處時切記不可大吼大叫,也盡量不要凶他”

“還有他不太喜歡說話,所以想和他拉進距離的話最好主動找話題聊,啊,但是千萬別提到他的家庭喔”

“還有就是…

  沒等看完第五條,爆豪就用彷彿遇見仇人般的力道,將手上寫滿黑色字體的“愛心小紙條”揉的面目全非,隨手一拋丟進後方的垃圾桶內

  都23歲了還那麼囉嗦,跟個老媽子似的

  爆豪最恨的就是綠谷出久那嘮起叨來可以唸個三天三夜的歐巴桑個性,想當初創造出"火暴邪星"的稱號他綠谷出久就站了很大的份量

  算了,比起在腦海裡想那傢伙磨牙,還不如去看看在這週正式成為他的病人的少年—轟焦凍

  那天被綠谷拖回辦公室後,頂著綠毛的青年沒等他緩過神來,就從醫袍內的口袋取出一張單子,單子上寫滿密密麻麻的文字,最後在文字的下方有兩個空格,不,是一處

  出於習慣,綠谷總是會在胸前的小口袋裡夾上一支鋼筆,而今天它派上了用場

  只見他把單子攤平在辦公桌上,接著伸手把筆擺在爆豪面前,臉上寫著大寫加粗的四個字—"意下如何"

  顧不得那張讓他看了就火大的臉,爆豪動作粗魯的一把拿過鋼筆,沒有任何猶豫的直接簽下去

  在看過那驚為天人的一幕後,爆豪勝己的腦神經像是被誰打了繩結般,硬生生的停止轉動

  而造就一切的正是那名沐浴在月光下的少年

  效率賊高的綠谷當晚就處理完手續,不知該稱讚還是吐槽,隔天下午手機便傳來一則來自綠谷的簡訊,裡頭只有一張大大的智障笑臉和一行「交給你了」的簡單字句

  冷靜下來後還真他媽的覺得自己跟個白癡似的,居然被美色(?)迷惑還不帶腦子的簽了單子,一想到綠谷開心的嘴臉他就莫名的來火氣

  反正現在說什麼都晚了,先見見那個兔崽子再說

  那個綠毛混蛋全身也就只有辦事效率佳一個優點罷了

  踏著步伐,儘管爆豪全心全意都在咒罵那個長著雀斑的青年,卻不免還是注意到心臟逐漸不規律的跳動

  好吧,也許他有那麼一丁點的小期待

  朝著走廊盡頭的病房前進,爆豪勝己加快了腳步


* * *


  站在塑質的門前,爆豪難得緊張了起來

  上一回的景象還留在他的腦內揮之不去,他伸手抓住門把卻發現右手正在顫抖

  你他媽的是在緊張個屁,爆豪在心裡罵道

  深吸一口氣,恢復冷靜後擺回那張懟天懟地的臉,動作粗魯的握上金屬門把

  轉動門把的聲響讓裡頭的人轉過頭來對上他的雙眼,一雙帶有靈氣的異色瞳正盯著他瞧

  爆豪裝做內心毫無波動的反手關上房門

  見少年沒什麼反應,爆豪認命般的走到床鋪邊,舉起手上的塑膠板好讓他看見上頭的內容,隨後道:「從今天開始,我爆豪勝己就是你的主治醫師,日後有關你在醫院的任何活動都由老子負全責」

  少年還是沒有反應,只是輕輕點頭表示他有在聽

  皺了皺眉頭,爆豪知道這是少年最大的反應,沒說什麼就開始身體檢查

「手,伸過來」

  聞言,轟焦凍乖巧的伸出右手

  爆豪輕輕托住少年白的病態的右手,血管條條可見,常年營養不足使得手臂上找不到任何多餘的肉,還有因為這些年來打入的各種藥劑而留下的針孔被各式各樣的膠布覆蓋著,看得爆豪不由得倒抽一口氣

  小心翼翼的放下少年的右手,爆豪戴上掛在脖子上的聽診器

「靠過來」

  熟知過程的轟焦凍轉身坐在床延邊,歪著頭等爆豪下一步動作

  沒想太多,爆豪將聽診器靠上少年因呼吸而起伏的胸膛

  沒什麼異狀,心臟正規律的跳動著

  把聽診器放回脖子,爆豪接著敲打少年各處的身體部位,一邊拍打著一邊低著嗓子問:「哪裡痛嗎?」

  充滿磁性的嗓音愣是讓轟焦凍頓了一下,他抬起頭,對上那雙紅寶石般的雙瞳,輕輕的搖了搖頭

「大體上沒什麼問題,就是營養吸收不良還是有點麻煩…」

一邊唸著一邊在表單上打勾寫字,爆豪順手揉了揉轟焦凍觸感滑順的雙色頭毛,突然其來的溫度讓轟不自覺地蹭了一下來自頭頂的熱源,此舉成功讓爆豪瞬間身子一僵

「咳」

  他假裝無視轟焦凍帶著疑惑的表情,把順路帶來的藥包遞到少年面前,見少年木著一張臉把藥一把塞進嘴裡,爆豪轉身給轟倒了一杯水塞進他手裡,盯著少年咕嚕咕嚕的喝完整杯水後,把水杯放回原位,接著頭也不回的直向著唯一的門走

  轟焦凍就這麼盯著男人走到門口,又突然停下,在口袋裡撈了撈的一連串動作

  突然停下的爆豪木著臉向少年攤出被他握在手內的糖果

  那是爆豪走出辦公室前隨便抓的、放在桌上應付小孩子的糖果

「吃嗎?草莓味的」

  轟焦凍突然覺得眼前的這個男人有點兒神奇


* * *


  緩慢踱步的走回辦公室,一打開門就看見一團蓬鬆的綠毛正坐在沙發上瞧著手上的白紙不知道在看什麼內容

「……」

  誰能告訴我為什麼打開門會看見一個廢物坐在裡面

  坐在沙發上的不速之客注意到門口的動靜,一抬起頭就看見幼馴染滿臉黑線的站在門口眼神兇狠,立刻放下手中的資料,站起來向明顯不歡迎他的人打了個招呼

「呃…嗨,小勝,檢查怎麼樣了?相處的還好嗎?」

  回應綠谷的是爆豪手上的塑膠板

  吃痛的捂著受害的鼻子,自認倒楣的坐回沙發上看著脾氣暴躁的好友不輕不重的坐進椅內隨手拿起桌上的資料,絲毫沒有要理會綠谷的意思

「你不會看出什麼所以然來,收回你那煩死人的視線,廢久」

  語畢,爆豪看著之前接手的資料開始核對起來,完完全全的放生綠谷,只不過綠谷也不是會輕易放棄的人,小心翼翼的思索著說什麼才不會被打,綠谷對著仍在動作的爆豪問:「小勝,你應該有看到我貼在桌上的紙條?」

「垃圾桶裡」

  雖然不是很意外聽到這樣的答案,為了確認生死,綠谷走到垃圾桶邊,果不其然的看見紙條的屍體躺在裡面,那一瞬間,綠谷彷彿能感受到他的小心肝在淌血

  開什麼玩笑!那可是他肝了好幾個禮拜的心血,雖然寫的當下就能預見結果,但…真正見到屍體的那一刻還是讓他欲哭無淚,為了將所有的注意事項都標註清楚,他甚至在腦海中模擬了無數遍那兩人的相處模式,報廢n個夜晚才完成的嘔心瀝血之作

  算了,他本來只是為了確認紙條的存活,現在任務結束,綠谷決定面對著牆壁讓自己沉澱一下,轉身偷瞧一眼,爆豪依舊沒有停下手中動作的打算

「小勝,轟君今天沒有什麼異狀吧?」

  強忍淚水別過頭不去在意垃圾桶內的心血,忙著哀悼紙條的綠谷並沒注意到爆豪隨著問題出口的那刻瞬間一僵的身軀

  腦內自動浮現少年微閉上眼睛,似乎很享受的蹭了一下他的手心,紅白的潤髮硬是讓爆豪紅了臉頰

該死,腦子全是那時的觸感

  爆豪故意把文件貼近臉部,好讓一旁還在啜泣"我的心血"的混蛋不會注意到他開始微微攀上雙頰的紅暈

  見爆豪沒啥反應的綠谷似乎也打算準備離開,拍平身上的褶皺後沒精沒神的晃的門口,右手握上門把,他又回過頭去

  爆豪依舊盯著文件,完全不在意正要走出的綠谷

  雖然知道是自己打擾了對方,但即使如此,綠谷彷彿能感受到什麼東西破裂的聲音,友誼的小船真是說翻就翻啊,儘管他知道爆豪眼裡沒有所謂的友誼

  既然人已經轉手,他也不好說什麼,還是提醒那位低著頭不知在幹嘛的人幾句:「轟君雖然沒什麼反應,但他是一個相當敏感的孩子」他頓了頓:「也許他對你的感覺並不只是醫生對病人的感覺,希望小勝你可以好好和他相處」最後又說:「如果還有問題的話可以隨時找我」

  說完,綠谷自發性的關上門扉,留下還在對著紙張乾瞪眼的爆豪

  腦海裡還是那名長的不凡的少年

“也許他對你的感覺並不只是醫生對病人的感覺”

無聲的走進垃圾桶邊,爆豪默默的把紙團掏了出來



—TBC


一直想湊合關係的綠谷被垃圾桶給打擊了(笑

 

评论(11)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