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芙

目前主食轟受,小英雄蹲坑中

❴爆轟❵26字母微小說

★爆豪勝己X轟焦凍

Adventure(冒險)

畢業的那一瞬間,爆豪強硬的吻上了轟



Belong(屬於)

「勝己,這是什麼?」

「結婚戒指。」



Calm(冷靜)

  任何見識過英雄爆殺王脾氣的人都會理所當然的認為他暴躁又衝動,然而每每英雄焦凍被問到類似問題只會木著一張精緻的臉不予理會

  爆殺王從來沒衝動過,他甚至比英雄人偶更冷靜



Death(死亡)

  過去的轟焦凍死了,窩在爆豪懷裡的他這麼想著



Envy(羨慕)

  這是他頭一次羨慕能夠這麼自然的和轟焦凍交談的綠谷出久



Fate(命運)

  命運女神讓本來不應相遇的兩人擦出了火花



Game(遊戲)

「喂,陰陽臉,我們來玩個遊戲」

「老子贏了就親你一下,你贏了親老子一下」



Horror(驚栗)

  在接到轟焦凍重傷的簡訊時,他的心猛的顫了一下



Ice(冰)

  一到夏天,他總是會不自覺的將右半邊靠上戀人,好讓他解暑



Jam(果醬)

“他的唇是不是嚐起來跟果醬一樣甜呢?”

  爆豪盯著轟焦凍形狀姣好的薄唇想著



Kingdom(王國)

  精靈國的王子在宴會中遇見了龍之國的繼位人



Link(連結)

  切島總覺得最近好像有一條無形的線緊緊的把爆豪和轟綁在一塊,不管走到哪都看的到兩個人黏在一起



Malice(惡意;蓄意犯罪)

  轟焦凍穿著半透明的白襯衫坐在沙發上看電視,走近一看發現他不僅沒扣好扣子,甚至連褲子都沒穿

「你他媽的一定不知道你在犯罪」



Naivety(天真;純樸;幼稚)

  有時轟焦凍的舉動會讓爆豪以為他才剛幼稚園畢業



Obsequies(葬禮)

  轟焦凍正穿著黑西裝對著眼前的墓碑發呆



Parallel(平行線)

  如果他倆沒有相遇的話,那未來究竟會怎麼樣呢?



Quarrel(爭吵)

  綠谷偷偷瞧了一眼正在氣頭上的轟,爾後又低頭看著手機螢幕上的黑字—“廢久,你最好他媽的立刻把半邊混蛋送回老子這裡,現在馬上”



Romance(浪漫)

  爆豪勝己唯一做過最浪漫的一件事就是在轟焦凍生日的那天帶他到全日本最好的蕎麥麵店吃飯



Spiritual(心靈)

  不知何時轟焦凍內心的小人身旁多了一個身影



Time Travel(時間旅行)

  面對著眼前只到他腰部的小孩,爆豪難得的溫柔起來

「喂,小鬼,記住以後多依靠老子一點」



Ulterior(不可告人的)

  英雄的更衣室內正傳出似有似無的喘息聲



Vulnerable(脆弱的)

  只有爆豪知道轟焦凍那藏在萬年冰山臉下的脆弱



Western(西部風格)

「呦,漂亮小哥,要不要和我—」

  話還沒說完,一臉猥褻的大漢便被飛來的酒瓶砸了一臉

「膽子挺大的蛤,那傢伙是老子的」



Xylophone(木琴)

  爆豪去學了木琴,只因為他的愛人最近喜歡上木琴的聲音



Young(年輕的)

  摟著吐息均勻的愛人,爆豪默默的翻閱著相簿中,還未交往、年輕的他們



Zero(零)

  從現在開始,一切就歸零了

  他拋棄自己的過去

  他拋棄那過盛的自尊心

  他們知道他們會從零開始生活的更好




—Fin.








一個不更文的小摸魚(?)

翻了一下記錄發現沒有人寫過爆轟版的於是就寫了_(´ཀ`」 ∠)__

最近開學變得太忙有點吃不消,等穩定下來後會更新正文,可能會晚一些,但小芙拍胸脯跟各位保證絕對不坑!

因為正文產的太慢覺得有點對不起看文的小天使們,所以不定期(有空)的話更新正文還會附帶番外或短篇

最後請讓小芙跪拜各位忙碌中依舊能定期產糧的各位太太們_(:з」∠)_

 

警察咔 X 法醫轟

想寫這個設定但是手上還有文沒寫完…

❴爆轟❵ Beautiful life

★除人物性格外其餘皆為架空設定
★這個世界沒有個性,所有人皆為普通人
★微量OOC

* * *

“做檢查時一定要邊注意他的感受,邊問哪裡不舒服”

“雖然他不怕苦,但最好還是在服完藥後給他一些糖會比較好喔!”

“他比較喜歡安靜的氛圍,所以和他相處時切記不可大吼大叫,也盡量不要凶他”

“還有他不太喜歡說話,所以想和他拉進距離的話最好主動找話題聊,啊,但是千萬別提到他的家庭喔”

“還有就是…

  沒等看完第五條,爆豪就用彷彿遇見仇人般的力道,將手上寫滿黑色字體的“愛心小紙條”揉的面目全非,隨手一拋丟進後方的垃圾桶內

  都23歲了還那麼囉嗦,跟個老媽子似的

  爆豪最恨的就是綠谷出久那嘮起叨來可以唸個三天三夜的歐巴桑個性,想當初創造出"火暴邪星"的稱號他綠谷出久就站了很大的份量

  算了,比起在腦海裡想那傢伙磨牙,還不如去看看在這週正式成為他的病人的少年—轟焦凍

  那天被綠谷拖回辦公室後,頂著綠毛的青年沒等他緩過神來,就從醫袍內的口袋取出一張單子,單子上寫滿密密麻麻的文字,最後在文字的下方有兩個空格,不,是一處

  出於習慣,綠谷總是會在胸前的小口袋裡夾上一支鋼筆,而今天它派上了用場

  只見他把單子攤平在辦公桌上,接著伸手把筆擺在爆豪面前,臉上寫著大寫加粗的四個字—"意下如何"

  顧不得那張讓他看了就火大的臉,爆豪動作粗魯的一把拿過鋼筆,沒有任何猶豫的直接簽下去

  在看過那驚為天人的一幕後,爆豪勝己的腦神經像是被誰打了繩結般,硬生生的停止轉動

  而造就一切的正是那名沐浴在月光下的少年

  效率賊高的綠谷當晚就處理完手續,不知該稱讚還是吐槽,隔天下午手機便傳來一則來自綠谷的簡訊,裡頭只有一張大大的智障笑臉和一行「交給你了」的簡單字句

  冷靜下來後還真他媽的覺得自己跟個白癡似的,居然被美色(?)迷惑還不帶腦子的簽了單子,一想到綠谷開心的嘴臉他就莫名的來火氣

  反正現在說什麼都晚了,先見見那個兔崽子再說

  那個綠毛混蛋全身也就只有辦事效率佳一個優點罷了

  踏著步伐,儘管爆豪全心全意都在咒罵那個長著雀斑的青年,卻不免還是注意到心臟逐漸不規律的跳動

  好吧,也許他有那麼一丁點的小期待

  朝著走廊盡頭的病房前進,爆豪勝己加快了腳步


* * *


  站在塑質的門前,爆豪難得緊張了起來

  上一回的景象還留在他的腦內揮之不去,他伸手抓住門把卻發現右手正在顫抖

  你他媽的是在緊張個屁,爆豪在心裡罵道

  深吸一口氣,恢復冷靜後擺回那張懟天懟地的臉,動作粗魯的握上金屬門把

  轉動門把的聲響讓裡頭的人轉過頭來對上他的雙眼,一雙帶有靈氣的異色瞳正盯著他瞧

  爆豪裝做內心毫無波動的反手關上房門

  見少年沒什麼反應,爆豪認命般的走到床鋪邊,舉起手上的塑膠板好讓他看見上頭的內容,隨後道:「從今天開始,我爆豪勝己就是你的主治醫師,日後有關你在醫院的任何活動都由老子負全責」

  少年還是沒有反應,只是輕輕點頭表示他有在聽

  皺了皺眉頭,爆豪知道這是少年最大的反應,沒說什麼就開始身體檢查

「手,伸過來」

  聞言,轟焦凍乖巧的伸出右手

  爆豪輕輕托住少年白的病態的右手,血管條條可見,常年營養不足使得手臂上找不到任何多餘的肉,還有因為這些年來打入的各種藥劑而留下的針孔被各式各樣的膠布覆蓋著,看得爆豪不由得倒抽一口氣

  小心翼翼的放下少年的右手,爆豪戴上掛在脖子上的聽診器

「靠過來」

  熟知過程的轟焦凍轉身坐在床延邊,歪著頭等爆豪下一步動作

  沒想太多,爆豪將聽診器靠上少年因呼吸而起伏的胸膛

  沒什麼異狀,心臟正規律的跳動著

  把聽診器放回脖子,爆豪接著敲打少年各處的身體部位,一邊拍打著一邊低著嗓子問:「哪裡痛嗎?」

  充滿磁性的嗓音愣是讓轟焦凍頓了一下,他抬起頭,對上那雙紅寶石般的雙瞳,輕輕的搖了搖頭

「大體上沒什麼問題,就是營養吸收不良還是有點麻煩…」

一邊唸著一邊在表單上打勾寫字,爆豪順手揉了揉轟焦凍觸感滑順的雙色頭毛,突然其來的溫度讓轟不自覺地蹭了一下來自頭頂的熱源,此舉成功讓爆豪瞬間身子一僵

「咳」

  他假裝無視轟焦凍帶著疑惑的表情,把順路帶來的藥包遞到少年面前,見少年木著一張臉把藥一把塞進嘴裡,爆豪轉身給轟倒了一杯水塞進他手裡,盯著少年咕嚕咕嚕的喝完整杯水後,把水杯放回原位,接著頭也不回的直向著唯一的門走

  轟焦凍就這麼盯著男人走到門口,又突然停下,在口袋裡撈了撈的一連串動作

  突然停下的爆豪木著臉向少年攤出被他握在手內的糖果

  那是爆豪走出辦公室前隨便抓的、放在桌上應付小孩子的糖果

「吃嗎?草莓味的」

  轟焦凍突然覺得眼前的這個男人有點兒神奇


* * *


  緩慢踱步的走回辦公室,一打開門就看見一團蓬鬆的綠毛正坐在沙發上瞧著手上的白紙不知道在看什麼內容

「……」

  誰能告訴我為什麼打開門會看見一個廢物坐在裡面

  坐在沙發上的不速之客注意到門口的動靜,一抬起頭就看見幼馴染滿臉黑線的站在門口眼神兇狠,立刻放下手中的資料,站起來向明顯不歡迎他的人打了個招呼

「呃…嗨,小勝,檢查怎麼樣了?相處的還好嗎?」

  回應綠谷的是爆豪手上的塑膠板

  吃痛的捂著受害的鼻子,自認倒楣的坐回沙發上看著脾氣暴躁的好友不輕不重的坐進椅內隨手拿起桌上的資料,絲毫沒有要理會綠谷的意思

「你不會看出什麼所以然來,收回你那煩死人的視線,廢久」

  語畢,爆豪看著之前接手的資料開始核對起來,完完全全的放生綠谷,只不過綠谷也不是會輕易放棄的人,小心翼翼的思索著說什麼才不會被打,綠谷對著仍在動作的爆豪問:「小勝,你應該有看到我貼在桌上的紙條?」

「垃圾桶裡」

  雖然不是很意外聽到這樣的答案,為了確認生死,綠谷走到垃圾桶邊,果不其然的看見紙條的屍體躺在裡面,那一瞬間,綠谷彷彿能感受到他的小心肝在淌血

  開什麼玩笑!那可是他肝了好幾個禮拜的心血,雖然寫的當下就能預見結果,但…真正見到屍體的那一刻還是讓他欲哭無淚,為了將所有的注意事項都標註清楚,他甚至在腦海中模擬了無數遍那兩人的相處模式,報廢n個夜晚才完成的嘔心瀝血之作

  算了,他本來只是為了確認紙條的存活,現在任務結束,綠谷決定面對著牆壁讓自己沉澱一下,轉身偷瞧一眼,爆豪依舊沒有停下手中動作的打算

「小勝,轟君今天沒有什麼異狀吧?」

  強忍淚水別過頭不去在意垃圾桶內的心血,忙著哀悼紙條的綠谷並沒注意到爆豪隨著問題出口的那刻瞬間一僵的身軀

  腦內自動浮現少年微閉上眼睛,似乎很享受的蹭了一下他的手心,紅白的潤髮硬是讓爆豪紅了臉頰

該死,腦子全是那時的觸感

  爆豪故意把文件貼近臉部,好讓一旁還在啜泣"我的心血"的混蛋不會注意到他開始微微攀上雙頰的紅暈

  見爆豪沒啥反應的綠谷似乎也打算準備離開,拍平身上的褶皺後沒精沒神的晃的門口,右手握上門把,他又回過頭去

  爆豪依舊盯著文件,完全不在意正要走出的綠谷

  雖然知道是自己打擾了對方,但即使如此,綠谷彷彿能感受到什麼東西破裂的聲音,友誼的小船真是說翻就翻啊,儘管他知道爆豪眼裡沒有所謂的友誼

  既然人已經轉手,他也不好說什麼,還是提醒那位低著頭不知在幹嘛的人幾句:「轟君雖然沒什麼反應,但他是一個相當敏感的孩子」他頓了頓:「也許他對你的感覺並不只是醫生對病人的感覺,希望小勝你可以好好和他相處」最後又說:「如果還有問題的話可以隨時找我」

  說完,綠谷自發性的關上門扉,留下還在對著紙張乾瞪眼的爆豪

  腦海裡還是那名長的不凡的少年

“也許他對你的感覺並不只是醫生對病人的感覺”

無聲的走進垃圾桶邊,爆豪默默的把紙團掏了出來



—TBC


一直想湊合關係的綠谷被垃圾桶給打擊了(笑

 

【 爆轟 】 Beautiful life

★除了人物與性格外其餘皆為架空設定
★這個世界沒有個性,所有人皆為普通人
★微量OOC

*  *  *

爆豪勝已是一名醫師,一名在雄英任職的頂尖醫師

「行了,下次準時再來複檢,可以回去了」

  他用筆桿敲著檢查結果,淡淡的向著對面坐著端正的人說

  而且是罕見疾病科的主治醫師

  靠著優秀的成績進入全日本最大的醫院就職,在最棘手的病科工作,治療那些痛苦的病人,從早到晚沒日沒夜的工作已成了爆豪勝己的日常,午餐混著當晚餐吃也已經是司空見慣的事,偶爾會遇上無理取鬧的病患家屬,每每遇到此種情況難免心情不佳,然而比起高中時的他,即便是當初被戲稱為“火暴邪星”的他也在見證種種生死離合後,在名為人生的舞台上找到屬於自己的成熟,面對那些不安的家屬,他會耐著性子重新解釋病況和治療成功機率

“只要是能診斷的病就能醫治”

  這是爆豪勝己的座右銘

  天曉得有多少醫院想挖角他,只因他那零誤判的診斷能力救活了多少對生命沒了任何希望的病人,也因為如此,相比其他醫師,凡是經由爆豪之手確診的病患存活率總能高上一兩倍,“提早發現提早治療”成了爆豪安慰家屬的口頭禪,不過即使身為醫師的他拯救了無數生命,仍然阻止不了一些絕症患者的離開,看著家屬跪在逝者床邊痛哭也成了他的日常

  這一切的一切在他23年的人生歲月中本如喝開水吸空氣般的正常,直到幾個月前,他那煩死人的幼馴染開始不斷找他吃午飯為止

  摳 摳,辦公室的門扉傳來規律的敲門聲,他瞧了眼戴在右手腕上的手錶

  12點整,不用想也知道是誰在敲門

「進來」

  木質的門扉隨著門外人的動作被輕聲打開,隨後闖進視線的綠毛讓爆豪勝己心中的無名火又上升一度,他用筆桿敲擊著冰冷的辦公桌,等著闖入者開口

  摳摳敲擊的聲響傳進那人的耳裡,青年知道那是幼馴染不耐煩的舉動,索性便抬起右手的飯盒在他面前晃呀晃,看著幼馴染充斥不滿的赤紅雙瞳,臉上帶有雀斑的青年漾起微笑,輕聲對著滿臉不耐的他說:「一起吃午餐?」

這是這個月的第十一次

*  *  *

  正午的食堂無處不是尋求溫飽的人,不管是逗留一夜的家屬或是一路工作到底的醫護人員們無處不見,看著各自忙碌的身影,爆豪不算溫柔的打開自己的飯盒,盒內是他今天早上用十幾分鐘做的麻婆豆腐,而坐在他對面,有著一張娃娃臉的傢伙已經打開飯盒,迫不及待的吃起來,今天是炸豬排飯

「對了」綠谷嘴裡還咬著一塊炸豬排

「今天有遇到什麼麻煩的病人嗎?」

隨便挖了口飯就往嘴裡送,爆豪心不在焉的回答:

「沒有,早上來檢查的那個已經滾回家了」

「這樣啊」

看著手中的飯盒呢喃,綠谷開始不說話的安靜吃飯

  這幾個月來他們相處的模式都是如此,要不就是綠谷關心幾句,要不就是沉默著一句話也不說
 
  連爆豪自己都不知道是腦子哪裡壞了才會答應綠谷的邀請,以往的這個時間他應該是坐在辦公桌前和推成山的病歷表乾瞪眼而且絕對不會記得吃飯

  往好處想,至少他的生活稍微規律了點
 
  有時…不,是幾乎每次都會忙到忘記時間,等肚子發出抗議的聲音時,窗外的太陽早就西落了,尤其是有重大病患時,更是忙到天花亂墜,有次就這樣累到差點仆街,好在他機智的掐著大腿肉才勉強從醫務室走回辦公室,接著就直接倒在休息用的沙發上不醒人事,半夜還被餓醒,那一陣子的醫院宛如人間煉獄,每個人看起來就像陰屍路裡的喪屍,各各行屍走肉,就連爆豪也只差沒活活操死自己

  不過當初會選擇雄英也是做足準備才填上志願,要是這點程度就生不如死,哼,爆豪不屑的一笑

  作為全日本最大的雄英醫院,不僅擁有全國最多的專業醫師,醫療資源也是與國際同步的最新設備,福利好、薪資高,水準、競爭當然也高,沒有一個醫師不想進入雄英,當然也有不少醫師在高的嚇人的標準前怯步,更何況每年只錄取兩位醫師,想當初他爆豪勝己和綠谷出久是踏著多少人的屍體才一前一後進入雄英

  瞪著飯盒內沒剩幾口的飯,爆豪粗魯的撈起一口再往嘴裡塞

  綠谷出久,他那該死的幼馴染,他那從小到大就看不順眼的幼馴染,他那一同被錄取調往雄英的幼馴染

  想來就火大,爆豪忿忿的吞下最後一口,此時綠谷已經心滿意足的收拾起飯盒,還偷瞟一眼他正兇狠的臉,不巧對上了視線

  爆豪勝己的耐心已經到了極限

「喂,廢久」他略帶脅迫性的蓋上盒蓋:

「你在打什麼鬼主意」

帶有雀斑的青年的頓了一下,只一瞬間又恢復微笑

一連串的動作反應被爆豪收在眼底

  顧不得他回答,爆豪自顧自得說了下去:

「這幾個月來你不斷找我吃午飯,用腳趾頭想都知道這不只是單純的邀請吧,更何況你根本不會平白無故的找我,我們都是雄英的醫師,好歹也是頂尖,工作量當然也比那些垃圾醫師多,老子可沒那閒功夫和你在那辦家家酒」

  不悅的瞪著對方仍在微笑的娃娃臉,火氣始終沒有降低,他也不是會給面子的人,打算說完話就拍拍屁股走了,雖然他下午沒有排班時間充裕的很

  不過很顯然的,綠谷出久並不打算讓他走

「我們談談吧,我想你下午並沒有排班」

*  *  *

「抱歉占用你的時間,小勝」

  綠谷略帶歉意的咬著吸管,向著他對面的人說,只不過一臉不耐的青年不吃這套

  隨便啜飲幾口冰咖啡,爆豪無所謂的回應道:

「趕緊把你心裡盤算的說清楚講明白」

  不想拐一堆彎,他只想在回醫院前用咖啡因麻醉自己

  下午都沒有排班的他們約在這家離醫院最近的咖啡廳,把醫袍換下,爆豪隨便套了件薄外套便草草赴約,店是綠谷選的,為了方便晚上都有排班的他們能夠隨時回到醫院,他刻意選了這家沒什麼人的咖啡廳,點了一杯紅茶打算慢慢談,而爆豪勝己沒耐心等他磨磨蹭蹭

「話說回來」綠谷放開咬著的吸管:

「這還是我們第一次面對面會談,對吧?」

「廢話少說」爆豪無情的打斷他:

「你也知道老子不喜歡磨蹭」

  面對他直球的回擊,綠谷少見的嘆了口氣,這是爆豪頭一遭聽見

  綠谷出久不喜歡嘆氣,理由是他的師傅—歐爾邁特一邊摸著他的頭,一邊哈哈大笑的說:「嘆氣會減少壽命的喔!」

  面前的青年在內心短暫的掙扎後換上嚴肅的神情,並壓低嗓音:「我記得小勝目前沒有負責任何病人對吧?」

  這回換爆豪皺起眉頭

「問這個幹什…

「我就不拐彎了」綠谷沒等他說完便接著說:

「你願意接手我的病人嗎?他叫轟焦凍」

「哈!?你發什麼鬼神經!?」

「我是認真的」綠谷端起身子正經的坐著,直視他認識多年的好友:「我已經思考過了,只要是對他有幫助的方式都應該要嘗試一下」

他語帶真誠的看著爆豪血色的瞳仁

「根據那孩子目前的狀況,我認為交給你比較合適」

  隨即又低下頭瞧著玻璃杯內的冰塊,好像上頭有蟲一般:「他是一個特別的孩子…」

  一連串的內心話竟讓爆豪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久久才從乾澀的嘴巴內吐出一句話:「為什麼要把他轉身給我?」

  對此,綠谷只是笑了笑沒做回答,而後又自顧自得繼續說著:「你放心,小勝,手續的部分交給我來處理就好」

  恢復往日微笑,綠谷重新咬回吸管:「只要你答應的話」

  煩躁的用指節敲打桌面,爆豪勝己從沒想過會被丟來這種問題

  同樣是頂尖的雄英醫師,同樣是罕見疾病科的主治醫師,作為競爭對手的綠谷居然會自動把病人送給他,而且表情也不像是在說謊作戲,顯然他自己也陷入了苦惱,才會在每次用餐時說了幾句毫無相關的話又沉默不語,他還是找不到任何合理的理由,所以才直言不諱的把內心話全盤托出

  可惡,腦子一片混亂,爆豪粗暴的抓了抓一頭刺髮

  轟焦凍,這名字他略有所聞

身為轟家末子的他一出身便受到矚目,天賦異稟的男孩本應接受精英教育繼承父親安德瓦的事業的他卻在五歲那年發病住進醫院,不論是哪位醫師皆束手無策,直到轉手綠谷,病情才被稍微控制

  除此以外他對轟焦凍一無所知

小心翼翼的看著對方陷入沉思的俊臉,大概猜的到他在想什麼,於是算是賭一把,綠谷朝他投了一句問句:

「要不…先見他一面?」

*  *  *

  神知道他為什麼又答應綠谷這種破事
 
  爆豪勝己一臉生人勿近的鬼樣跟在綠谷身後,朝著那位於走廊盡頭的特殊病房前進

  此時的他們已經換回全白的醫袍,趁著晚班開始前先把這事處理好
 
  綠谷看起來心情似乎不錯,從他揚起的嘴角還輕快的步伐便足以斷定

把那小鬼丟給老子就這麼開心嗎?混帳!

老子他媽的才不會把時間耗在那個小鬼身上!

  爆豪在心裡暗自打著盤算,現在的他只想趕緊瞟完在一口回絕,揮一揮袖子回去面對那群等著他診療的病人,完全沒意識到那一瞟就此改變了他的人生

「到了」

  綠谷的聲音打斷爆豪的胡思亂想

  他輕握門把,為了不打擾裡面的人而動作小心緩慢的轉動,最後使打開的角度足夠讓身後人往裡邊瞧

  爆豪不想浪費時間,不屑的小瞥一眼

沒想到卻被這一幕給釘在原地

  那名為轟焦凍的少年正坐在病床上望著窗外的夜色,絲毫並未察覺有人悄悄打開病房的門扉,微傾的頭使貼在他額上的雙色瀏海滑落至一側,賦有靈魂的異色瞳對著光源眨了眨,沒有亮燈的房內照進微弱的月光,點點光粒附著在瘦弱的身軀,少年彷彿墜落人間的天使般正微微散著光暈,純潔無瑕的容貌後似乎藏著無盡的悲傷

  不意外的注意到面前人身子一僵,第一次見到少年時,他臉上的表情就和此時的爆豪勝已如出一轍,從他認真思考問題的開始,結果就已註定

「我說過吧」綠谷不自覺的流露出溫柔的表情,對著幼馴染呢喃,語調是他自己也沒注意的溫柔

「他是一個特別的孩子」

「喂,綠谷」

  身前傳來爆豪勝己的聲音,沒有叫廢久,綠谷知道他認真了

面對著少年,爆豪的目光是從未見過的溫柔

他並沒有移開視線

「把他給我」

—TBC.

第一次寫醫院paro,有些是我瞎掰的別當真 (´·ω ·`)
文內可能會有小bug,如果有小天使注意到的話可以在評論留言,第一寫cp文就獻給爆轟了('▽'〃)
謝謝看到這裡的各位,我是小芙,我們下次見囉!

實不相瞞其實我很想認識各位太太,如果有人願意交朋友就儘管來吧(;´༎ຶД༎ຶ`)

1—A班的人狼游戏

★OOC是我的,人是小英雄的
★全程无脑欢乐向,逻辑什么的爆炸吧
★新人写文,希望各位看官能给小的一点建议
★没问题就直接进入正文↓

❨ 一 ❩

「绿谷君」
蛙吹叫住正要回房的绿谷,朝他挥了挥手
「绿谷君,晚上你有事情吗?」
「没事,怎么了吗?」
「上鸣君说要玩游戏,把人都聚集起来了呢」
于是绿谷随便看了看人群,发现几乎所有的同学都被召集起来了
饭田君、丽日同学、耳郎同学、八百万同学…甚至连轰君和小胜都在
「绿谷君要玩吗?」
绿谷思考了下
「好,我玩」


❨ 二 ❩

要玩的游戏是人狼游戏
虽然没有玩过,但玩法绿谷还是知道的
只不过要和同班同学玩感觉还是会有些小紧张
毕竟他们都还不知道奥斯卡影帝是谁


❨ 三 ❩

第一轮,蛙吹同学是法官
绿谷看了看自己的手牌,不知是运气太好还是太糟,他抽中狼人的角色
冷静点,绿谷在心里暗想
至少我人缘没差到第一个就被处死


❨ 四 ❩

轮到狼人睁眼了
绿谷看见自己的同伴
「请问你们要杀谁?」
蛙吹轻轻地问,话语刚落,濑吕便把死亡箭头指向爆豪,并用右手在脖子上比划一刀
也是,毕竟小胜的判断能力和观察力都很出众,要是让他活着一定会很辛苦,直觉有准,一个搞不好就Game Over了
经过深思熟虑后,绿谷对濑吕点点头
同样经过重重思考的八百万对濑吕比出OK的手势
他们没想过濑吕纯粹只是想干掉爆豪罢了


❨ 五 ❩

「爆豪同学,你被杀掉了呢」
蛙吹悠悠的宣布爆豪的死讯,仿佛只是蓝天白云般的正常
「混帐!他妈的是哪个蠢货活不耐烦了想被做掉哈!?」
「我觉得应该是你的坏人脸加暴躁的脾气,如果你平常能改改把脚放在桌上的坏习惯的话也许就不会被杀掉了」
「你一本正经的在说什么啊饭田同学」
耳郎在一旁小声吐槽着,不过大家显然都为爆豪被干掉而感到异常舒爽
「对了爆豪」切岛打断爆豪的怒吼「你的身份是什么?」
面对切岛的疑问,爆豪一脸凶恶的翻起盖在地上的身份卡
「切,这个职业连个毛用都没有」
翻开的卡牌上是一位捧着水晶球的人
「呜哇!」上鸣夸张的感叹道
「明明就抽到很棒的职业卡,结果连一轮都没玩到就出局了耶!」
「闭嘴,就不要被老子逮到机会把你埋了,死皮卡丘」


…剩下的明天再打吧 (´·ω ·`)

目前确定身份:

★蛙吹梅雨—法官
★绿谷出久—狼人
★濑吕范太—狼人
★八百万百—狼人
★爆豪胜己—预言家

剩余未表明的职业:

巫师—
守卫—
猎人—

参与游戏的玩家:

绿谷出久,爆豪胜己,轰焦冻,饭田天哉,丽日御茶子,上鸣电气,切岛锐儿郎,濑吕范太,常闇踏影,峰田实,八百万百,耳郎响香,尾白猿夫,蛙吹梅雨以上共14人

基本玩法就和杀手游戏一样,不知道这梗有没有人写过,也许职业会有所出入,不过大至上是一样的,大家就来猜猜他们的职业吧(σˋ▽ˊ)σ